2小時即可建造一棟美宅,還能網上訂購!這種插件傢的形式也太酷了吧!

建築完全可以變成一個產品,像宜傢的傢具一樣,不僅可以實現平板運輸,也可以實現DIY,居民自己去安裝。

本次演講出自2019貝殼新居住大會一席with貝殼分論壇。

何哲,“眾建築”工作室發起人之一。

建築完全可以變成一個產品,像宜傢的傢具一樣,不僅可以實現平板運輸,也可以實現DIY的做法,居民可以自己去安裝。你在網上下單,下單完之後就可以給你快遞過來,自己去做一個組裝。

社會設計的規模化

謝謝大傢,我先介紹一下我們是誰。我們叫“眾建築”,大傢從題目應該就能看出,我們希望關註大眾,以及關註大眾背後的社會。

我們歸納了一下我們現在最關心的幾個問題。首先,我們現在是在一個非常工業化的大環境裡,所有人都在用工業化的產品,大傢在用手機,在用汽車,也隻有在工業化的情況下,才有可能用一個比較便宜的價格,買到一個質量不錯的產品,然後讓大傢有一個好的生活,這是工業化的大的經濟帶來的一個好處。

第二件在我們工作中很重要的事,就是對人的尺度的關心,以及對人的生活的關註。第三個是對我們現在面臨的城市更新、城市創新的規模化的思考。最終我們把它們都歸結到一個社會設計的問題。

社會設計是什麼?就是當建築師、設計師在面對一個社會問題的時候,通過設計比較積極地去解決應對。通常,建築師在做一個設計時,他所面對的都是一個非常具體的,可能也是唯一的一個項目,所以他解決的是一個非常具體的問題。

在這種情況下,建築師這個行業和剛才提到的手機、汽車行業相比,其實是一個比較落後的狀態,它沒有實現真正的工業化,還處在一個定制的狀態,所以建築師對社會的影響力是非常有限的。

我們就想,建築師怎樣才能通過一系列的方法,讓他對這個社會的影響力能夠盡可能地大。我們想到的一個方法就是規模化——把設計變成一些方法,以及把建築變成一個產品。

所以我想把我們這一路探索的過程做一個比較系統的梳理,先從我之前在一席講過的一個內盒院的故事來開始。

內盒院它面對的是每個城市都在經歷的城市更新的問題,我們常常會看到兩種反差很大的處理方法。

左邊是一個非常整體的保護,它所做的工作比較像針灸一樣微更新的做法;右邊是很常見的情況,就是大規模的拆改,帶來的社會問題也比較地明顯,很多人被迫搬離了他原來居住的地方,他原來的生活一下就被完全切斷了。

這就是大柵欄,它在北京非常中心的一個城區,左邊是航拍的地圖,我們可以看到完整的城市肌理。右邊是乾隆時期的手繪地圖,大傢比較一下會發現,整個城市的胡同的肌理得到了一個非常好的保留。

但是當我們走進胡同裡面去的時候,會發現居住在四合院裡的人的生活狀態其實很糟糕,所有的房子都有不同程度的破損,有潮濕、漏雨的問題,以及冬天非常地寒冷。

所以在這個情況下,就出現了一個非常大的矛盾,從大的背景來看,我們需要對這個地區進行保護,所有人可能都會覺得這是應該的,另一方面,居住在裡面的人需要承受保護帶來的壓力,他自己的生活需要繼續,他需要滿足自己居住的舒適度,而不能說因為要保護就讓他住得不舒服。

所以我們提出了一種方案,叫做內盒院。就是在老房子完全不動,保留原有主體結構的情況下,快速地置入一個預制的模塊系統。

這個復合板系統采用的是一種非常好的保溫材料,比現在經常用的擠塑聚苯板這種保溫材料的保溫性能還要好一倍,而且它本身也特別地輕。用一個簡單的六角扳手,就可以把這個房屋快速地組裝完成。

我們在工廠裡面把整個板材系統全部做完之後,它全部都可以拆解成一個平板,然後通過類似宜傢的平板運輸的方法直接被運到胡同裡面,管線也可以預先在板材裡面去做預埋。

胡同裡面很狹窄,而這種材料就可以比較容易去適應這種環境。所以它實際上就是一種做產品的方式,通過工廠加工的方法得到比較好的質量和比較低的價格。它非常地節能,造價可能隻有重建的一半左右。比起重建整棟房屋,它可能隻需要一天兩天就可以搭建完成。而搭建隻需要用到一個工具,大部分人都可以完成這個工作。

我們在這個地區做了很多內盒院的改造,大傢看到的就是其中的一個。

它有夾層,底下可以有一些辦公、起居的空間,頂層可以居住。

這個其實就是我們自己的辦公室,我們給它設計了一個上翻門,把這個門打開之後,室內外就完全連通了。

我們希望能看出來新和舊兩種不一樣的狀態,所以我們保留了不同歷史階段的老房子,比如右邊這個是有一百年歷史的老房子,中間是文革的時候重新蓋的,使用的是機平瓦,等等。

插件系統有幾個不同的門的做法。這是剛才提到的上翻門,它用一套氣撐的系統去實現打開。

這是另外一扇可以打開平移的大門,打開的時候可以跟胡同的居民有一些非常好的交流。

這是一個門中門,平時它可能是一個小門,但是它也可以完全打開。

這是我們給居民做的改造,屋主是東大媽。這個設計其實是個臨時的淋浴房,因為胡同裡的居民沒有地方洗澡、上廁所,所以我們想了一個可以臨時產生淋浴間的方法。

東大媽也比較有意思,她看到同一個院子裡面對面的老房子改造之後,非常地好奇,覺得對面的屋子怎麼可能比我傢大,而且冬天隻用兩個暖氣片就那麼暖和,所以在第二年也參與到了內盒院的改造中來。

建築完全可以變成一個產品,像宜傢的傢具一樣,不僅可以實現平板運輸,也可以實現DIY,居民自己去安裝。這是我們設想的在網上訂購的一個狀態,我在網上直接輸入房子的尺寸,然後自動生成這個房子的空間效果,告訴我去工廠裡面定做大概需要多少錢,以及這個保溫效果能節省多少用電,等等。

你在網上下單,下單完之後就可以給你快遞過來,自己去做一個組裝。這就是我們對未來居住的可能性、未來建築的可能性的探索。

在內盒院之後,我們也嘗試了插件傢的做法。插件傢其實就是一個在外面的內盒院,它不在老房子裡面,是一個比較獨立的系統。

大傢看到這個房子的時候,可能會覺得外形特別奇怪。

它為什麼會有這樣一個外形,是因為它在一個大雜院裡面,它有很多很多的鄰居,每一個鄰居都會給你不一樣的要求,給你許多的限制,比如這邊會要求你這個窗戶要露出來,那邊會要求你不能擋住我的光線。所以最後自然就形成了這麼一個看起來比較奇怪的形式,它是跟周圍鄰居的各種利益博弈的結果。

居民自己也會有一些需求。像這一戶有幽閉恐懼癥,她對這種比較封閉和黑暗的空間是有一些恐懼的,所以我們給她設計了這種兩邊都是高窗的狀態。

▲ 小樊的插件傢

住戶小樊比較願意去接受這種新的事物。她可以接受一個房子不是混凝土的,可以接受一個房子不是磚砌的,而且她也能夠理解,這種房子帶來的這種快速和更好的保溫性能,可以代表未來建築的一種可能性。

在深圳也面臨著城市更新的問題,隻是它所面臨的問題跟北京不太一樣,幾乎有一半的人是生活在城中村裡面的,大部分的空間都是租的,很多外來人口都是拿城中村作為他們進入深圳的第一個臺階,都會住在這裡。

但即使在空間本身使用非常緊張的情況下,依然還有很多空間是被廢棄的,大傢看到的紅色的部分就是廢棄的。

廢棄的原因有很多,比如這個人可能去了別的城市,或者去了別的國傢就再也沒有回來,所以這些房子時間長了就慢慢地被破壞,可能就坍塌了。我們希望用插件傢的方法,能夠快速地去插入老的廢墟裡面,然後把它重新利用起來。

這是搭建的一個視頻,其實大傢可以看到整個搭建的過程非常地快,大概用了兩個小時就把主體的部分搭建完成。

改建完成之後,我們希望它能夠變成給一個人,或者是給一個小傢庭居住的空間,所以它在底層有一個非常小的廚房,有衛生間,還有客廳,在夾層會出現一個臥室。

這是在同一個城中村裡的另外一個插件傢,它所面臨的問題是一樣的,同樣是一個廢棄的環境,也同樣可以有各種可能性去把這個空間重新地利用起來。

同時在形態上,它也會出現一個新和舊的對比,以及會出現一些非常小的空間環境。

剛才講的這幾個例子解決了很多的問題,但它還是需要去面對很具體的一個改造,很特殊的一個老房子,或者很特殊的一個空間環境、空間尺寸,在這種情況下,其實還是限制了預制化以及規模化的可能性。如果要面對一個具體的尺寸,一定程度上就回到了有點類似於定制的方法,這跟我們最早提到的規模化的大方向其實是有些矛盾的。

怎麼解決這個問題呢,我們後來開始嘗試把這個產品更加地定型化。圖中就是我們設計出來的四種不同規模的戶型,有一室一廳、兩室一廳、三室一廳,不同大小,不同規模。隻有把這個戶型和它外部的形式完全定型,才有可能真正地去實現剛才提到的量產化,以及像一個產品這樣去推廣它。

這個房子就是我們未來希望去推的一個定型化的產品。屋主是王鵬程先生,他是一個非常有意思的人,他自己原來是一個工程師,但是後來選擇去做農業,這是他自己租的一塊小的農場。

也是因為它所處的環境不是在一個舊城裡面,所以相對來說比較容易去實現這個定型化的產品的設想,也就是先在工廠裡面定做完,再去現場安裝的做法。

我想把我們面對的對象轉移一下,轉移到美國。美國的經濟發展得非常好,但是它還是面臨著很多類似的社會問題。比如美國的很多城市,像舊金山、洛杉磯,包括像加拿大的很多城市,它們都面臨著住房的問題。房價非常地高,很多低收入人群,或者是剛剛進入工作的年輕人,沒有辦法找到一個合適居住的地方。

在這種情況下,美國和加拿大的一些地區都在推行一項叫ADU的政策,它允許你在你傢的後院去做一些加建,這個原來是完全不允許的,他們在這方面的控制非常非常地嚴格。但在最近,政府反而是鼓勵你去做加建,隻是它有一個要求,你蓋完之後前三年必須租給別人去住。通過這樣一個方法,讓土地的使用效率變得更高,一定程度上去解決城市的這種社會問題。

在這樣一個政策下,我們可以嘗試用插件傢的方法去做,一個定型的產品在這個市場的情況下是完全可以滿足的。

這就是我們之前在美國做的一個樣板間的展示,在哈佛大學的校園裡面結合一個設計藝術節來做的展示推廣活動。大概半天左右的時間,房屋就全部搭建完成了,可以在不同的活動中投入使用。

兩三天之後,我們又把它重新拆掉,運到了波士頓市政廳前面的廣場,重新作為ADU政策的一個解決方案的創新展示。

之前我講的所有的這些,都是在插件傢系統之上,去探討我們能否把一個建築變成一個產品。但是當我們接觸到更多城市更新的項目的時候,我們發現其實城市的問題更復雜,更新的情況也會更復雜。而插件傢的方法因為受限於板材系統,沒有辦法出現一個特別大的規模,房子還是會有一些尺寸、和層數的限制。我們就在想,有沒有可能出現一個多層的預制系統。

所以後來我們提出了一個叫插件塔的想法。這個想法面對的是另外一種場景,就是有時候我們需要臨時快速地創造一個空間,而同時,它的出現又可以不去影響原來底層土地的使用,它很靈活,快速出現之後又可以被快速地拆除,轉移到別的地方。也就是說,我們有時候需要一種與土地之間的關系相對更松散的建築。

插件塔的做法,就是借助於一套預制的鋼結構的系統,讓之前的插件傢可以出現一個多層的狀態,而且它是可以生長的,因為我們利用的小單元是一個十二面體,十二面體是一個非常有意思的幾何形體,它在平面和立面上都能出現可生長的連接。

在加入鋼結構的情況下,結合插件傢的板材系統,就出現了一個可以更大規模的預制建築的系統。我們在萬科的總部結合萬科博物館去做了一次嘗試。大傢可以看到,這是一個模塊化的、用球形節點去連接的系統,它裡面插入的是一個個插件傢。

這個項目是在煙臺,也是在一個大的舊城內。我們在一個停車場裡面快速地搭建了一個預制的房屋系統,我們把它叫做事件發生器,因為我們希望在這個空間裡,能夠產生一些社區活動,一些展覽,社區圖書館等等,讓社區得到激活和發展。

後來我們在插件塔的想法上做了更多系統化的探索。我們為了讓中間的鋼結構和插件傢的系統更加地靈活,有更多組合的可能性,就把一些比如交通、廁所、廚房等等輔助性的功能拆離出來,集中到了大傢看到的這個紅色的部分,這樣我們就會有更多靈活使用空間的機會。

在這個空間裡面,它可以容納更多不同的功能,比如辦公的空間、居住的空間,所有這些空間都是用模塊化的方法去組合出來的。

同時這個建築是底層架空的狀態,它跟地面是一種點式的接觸,所以它對原有的地形造成的影響非常非常小,這是我們做的一些光照的分析,它對底層光照的影響也是非常小的。

我們希望未來的建築可以不用被捆綁在我們的土地上,所以它實踐的是一個類似於空間產權的概念,而不是一個土地產權,這個地面它還是維持原來的一個使用狀態,原來是一個綠地,那我還是可以作為一個綠地去使用,原來是一個農田,那我還可以把它作為一個農田去使用。

到最後,我們想在插件塔的基礎上再往前推一步,作出一個對未來更大膽的設想,我們把它稱為插件城,這是更加類似烏托邦的一個設想。我們想象在一個不同的城市環境裡面,可能是農田,也可能是城市,我們可以應對不同的復雜需求,快速地出現一個具備開放生長的可能性的建築系統。

這就是我們對未來的城市、對未來的居住狀態以及對未來建築的可能性提出的一個暢想。謝謝大傢。

本期熱文推薦

日本衛生間又上熱搜了!“變態”細節獲7000萬人點贊!網友:看完嫌棄自傢衛生間了! 日本隻賣200多萬的一戶建長啥樣?7天拎包入住,裝修精致堪稱白菜價! 多圖預警!保障房項目裝配式建築施工現場照片,從加工到組裝竣工!


來源:預制建築網

相關文章
【獵雲網()杭州】5月10日報道(文/盛麗艷)喜婷的一天從早晨七點半開始,簡單洗漱後,她開始準備素材、發朋友圈、邀約、溝通、參與群聊。作為貝店的店主,她的職責是 閱讀更多
近視能被治愈嗎?市面上稱“治療近視”的產品和方法太多瞭,有些人一不小心就信以為真瞭!現在,國傢發文確認:近視不能被治愈!國傢發文:近視不能被治愈!2019年3月 閱讀更多
來源| 重慶晨報有中國億萬富翁傢庭花650萬美元讓孩子入學斯坦福大學,媒體指出該高價入學事件當事人為該校學生趙雨思其父親為步長制藥公司董事長趙濤。據報道,趙濤通 閱讀更多
上周嘟媽寫瞭一篇關於產後發汗的文章“產後發汗”發的不是汗,是命!千萬別去做!,於是有很多媽媽給嘟媽留言,想要瞭解一下產後骨盆修復的相關問題。之前隻聽說過骨盆底肌 閱讀更多
海南省位於中國最南端,北以瓊州海峽與廣東省劃界,西臨北部灣與越南相對,東瀕南海與臺灣省相望,東南和南邊在南海中與菲律賓、文萊和馬來西亞為鄰。島嶼輪廓形似一個橢圓 閱讀更多
編輯:深思 唐新驕(實習)今年年初以來,A股市場一片火熱,成交量迅速放大,吸引瞭大量投資的參與。在A股大漲之際,個別上市公司不規范的行為破壞瞭市場的整體氛圍和投 閱讀更多